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被困隧道7天后获救 工人讲述惊魂求生:敲钢管、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敲钢管,喝脏水,互相鼓励,安慰他们度过生与死的第七天。

灾难过后,曾通华笑了

冼张明讲述了他被困7天的经历。

救援人员救出了工人。

“如果只有一个人被困住了,它绝对无法生存……”4日上午,在四川省江油市被隧道塌方困了7天的两名获救工人,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他们被困7天后惊心动魄的生还全过程。

工人冼张明和曾通华说,被困一天后,他们坚持不住了。他们做了一根吸管来喝洞里混有汽油的水。另一个人甚至喝自己的尿来维持生命。在接下来的7天里,他们依靠一台老旧的机器来观察时间,每次休息时都有一个人观察周围的情况。他们互相鼓励和安慰,直到他们都获救.

目前,三名获救工人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各项身体指标基本恢复。目前,他们正在接受巩固和康复治疗。

崩溃,最初威胁开火的三发子弹可能被砸得冒烟

5月22日,江油市后坝镇武都引水工程永中支洞在建隧道塌方,造成3人死亡。经过176小时的密集抢救,被困在隧道内的三名工人于五月二十九日晚上八时成功获救,并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6月3日18时许,在江油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新生张明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4日上午,在江油市第93医院接受治疗的曾通华被转移到综合病房。医生表示,经过全面治疗后,他们的身体状况明显改善,各项身体指标基本恢复。目前,他们正在接受巩固和康复治疗。记者了解到,另一名工人仍在江油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他的生命体征稳定。

现在张明,48岁,陕西汉中人,操作除渣机。曾通华,62岁,江油重化镇人,和他一起负责电线管理。另一名58岁的沈建生开了三枪。他们三人分组负责除渣工作。

曾同华是第一个发现这种危险的人。

张明告诉记者,曾通华负责线路管理,沈建生在他们身后开了三轮枪。当时,曾通华喊了一声“扔石头”,叫他关门。他立即停止了撇渣器。然后这三个人走了几步,向隧道外面倒下了。他们都被困在隧道里,三轮大火的一半被打碎了。

4日上午,记者在江油市第93医院见到曾通华时,他正在输液,精神状态良好。回想起曾通华刚刚被困,他说威胁他们的第一件事就是三轮射击的烟雾。

“可能是石头打了三轮火,或者是沈建生逃跑时碰了一些开关。三轮大火隆隆作响,冒出浓烟,这使我们很生气。”曾通华回忆说,沈建生冒了险,从一个狭窄的缝隙爬上消防三轮车,关掉消防三轮车后,烟才慢慢消失。“沈建生曾经告诉我们,消防三轮车可以燃烧几个小时。如果不及时关掉,烟可能会把我们呛死。”

光和水,心中的希望

用非常难的水湿润嘴。

三个人被困在隧道里。电源被切断了。幸运的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前灯。年轻的现在张明提醒每个人,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会被困多久,所以他要把车灯打开,一个一个打开,甚至不打开。

后来,他们三个想出了另一种自己打开电源的方法。西安张明首先从除渣器上取下灯泡,然后沈建生和曾通华找到了一根电线。沈建生把电线的一端接到消防车的电池上,另一端接到灯泡上。这时,灯泡亮了。

“有了光,我们的忧虑就减少了。灯泡持续了一天多才熄灭。”张明新鲜的说道。

被困的第一天,三个人都很开心,他们也担心隧道会继续坍塌

年龄最大的曾通华被困一天后筋疲力尽。新鲜的张明说,因为他们早上7点吃了早饭,然后开始工作,事情发生在下班后,所以他们的体力消耗得很快。

在被困的隧道里,地面上只有一个大约30厘米深的水池,上面漂浮着汽油,味道非常难闻。极度饥饿的曾通华找到了一根电线,把里面的铜线拿出来做了一根“稻草”。他清除了水面上的油污,把“吸管”放进了水里。

“我们认为在水下可能更好。然而,当水被放进我的嘴里时,我发现它又臭又难咽,但我还是咽了一口。”62岁的曾通华回忆起自己在隧道中的生存经历,眼泪汪汪地说,“被困数日后,他只喝了四次含汽油的水。为了生存,他除了喝酒别无选择。”

现在张明告诉记者,每次他只是把水吸进嘴里,润润嘴唇,“它真的太臭了,很难喝。它根本不可能喝醉。”

曾通华还告诉记者,沈建生把尿撒在烟盒里,因为水太难喝了。他觉得尿可能比水好。但是当它被放进他的嘴里时,它同样难以吞咽,“就像他吞下了一点一样”

从未感到绝望

用声音判断救援进度

在被困的隧道里,三个人一直有时间的想法,因为曾通华带了一部旧手机,但是没有信号。为了节省手机的电量,他们每次看时间都会立即关掉手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人的体力也一天比一天差,他们能谈的内容也差不多,他们没有力气再谈了。当他们太累的时候,他们会躺在地上打个盹,但是他们会留下一个人在隧道里观察情况。

“我们担心隧道会再次坍塌。虽然我们没有地方可藏,但我们仍然需要观察到我们心中有一种安慰。因此,每次休息时,我们都会留下一个人观察情况,每个人都要轮流休息。”张明新鲜的说道。

4日上午,西安张明和曾通华说,他们从未感到绝望,因为他们总能听到外面微弱的声音。他们知道一定有人在营救他们,他们能感觉到空气从外面吹进了洞穴。

“第一天,我们还用石头敲钢管、石头等。希望能在外面听到,但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没有听到。体力不好,会轮流用石头敲打。此外,如果他们不向洞穴里吹气,我们也可能因缺氧而死,因为打火机不会燃烧。”张明新鲜的说道。

当他们休息时,他们不会忘记互相开玩笑,互相鼓励。

“你的妻子可能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而你的妻子可能还不知道。”曾通化说,因为冼张明是陕西人,所以他跟两人开玩笑说:“我们后来谈完了,没有时间谈,但我们还得时不时地找话。”

冼张明和曾通华介绍说,他们也能感受到外面的救援,有时还能根据自己的声音判断救援进度。声音停止了,他们会感到有点沮丧。“我今天可能不能再出去了,但我明天一定会出去的。”

5月29日早上,当他获救时,隧道里发生了轻微的坍塌。沈建生被打得痛得大叫。

“当时,我和曾通华尽了最大努力去抱他,我们只需要安慰他,我们很快就能把我们救出来,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在那种情况下,如果只有一个人被困住了,他肯定不会活下来。他被吓死了。”张明新鲜的说道。

从重症监护室到普通病房

所有迹象都很稳定,可以讲笑话。

5月29日中午,救援人员听到三个人用石头敲打。那天晚上8点左右,三个人被成功救出。医护人员立即将这三人送往最近的江油市第五人民医院。

获救前,在医生的指导下,救援人员给三人补充了生理盐水。当晚,三人分别被转移至江油市人民医院、江油市第二人民医院和江油市933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6月3日18: 00左右,西安张明从江油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4日早上,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输血,心电图监测器正在监测他的身体状况。但是,西安张明的身体状况良好,各项身体指标基本正常。同一天上午,曾通华从江油市第93医院重症监护室转到综合病房治疗。

经过几天的精心治疗、医院多学科合作和绵阳、江油的专家会诊,曾通化在第四、五天基本恢复了正常的饮食和器官功能。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唐晓军摄影报道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河北一女子“被结婚”两次:发现快两年 始终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