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小儿麻痹症:与人类周旋3000多年 它靠什么死灰复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小儿麻痹症:与人类周旋3000多年,它靠什么死灰复燃

世界瘟疫启示录

“当我们到达医院时,医生很快把他从我们身边带走了。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儿子。他独自死去。我们没有和他说再见。现在我们只剩下他的衣柜和热带鱼……”

在小说《复仇女神》中,一位父亲用断断续续的胡言乱语描述的悲伤和分离发生在20世纪上半叶的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

这场悲剧的根源是一种能导致小儿麻痹症的病毒。成千上万的婴儿起初患有不明原因的发热和炎症,然后突然不能自主呼吸,变得瘫痪,甚至死亡。据记载,1916年6月17日,纽约正式宣布存在流行性脊髓灰质炎病毒感染。那一年,纽约有9000多名脊髓灰质炎患者,2343人死亡。然而,在1952年,发生了最严重的脊髓灰质炎疫情,仅在美国就报告了57,628例病例。

追求,耐心零几千年前

谁是第一个感染脊髓灰质炎病毒的“零号病人”?

古埃及第18王朝(公元前1403-1365年)的石版画描绘了一个右腿肌肉萎缩的人。它被认为是反映脊髓灰质炎病理状况的第一份可核实的文件。

《黄帝内经》中有一句话:五脏六腑中的热会使人变得软弱无力,内热外软。

人们知道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存在只有几百年,但脊髓灰质炎病毒却像幽灵一样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化。漫长的历史使得追求零脊髓灰质炎病毒感染变得毫无意义。然而,在人类社会的某些地方,人们会因为是谁带来了“病人零”而互相指责,甚至互相争斗,要么是因为未知带来的恐惧,需要找到发泄的途径,要么是因为无法形容的政治目的。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希在一次演讲中指出,在黑暗的中世纪欧洲,流行病,包括伤寒、天花、小儿麻痹症和猩红热,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并很快在欧洲蔓延。

各国为此争吵和抱怨。民间谣言四起。女巫、犹太人、儿童.任何被认为与众不同的团体都可能因为引起公众愤怒的谣言而在任何时候被公开指责。

无知导致谣言和信念。当时欧洲大陆笼罩着病毒的阴霾。与此同时,人类的无知像病毒一样传播着灾难。

画一个圈,经过一百年的努力找到原因。

起初,人们不可能将突发性肌肉麻痹和肢体瘫痪的具体和机械化症状与一种微小的微生物联系起来,这就是为什么脊髓灰质炎有另一个名字: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曾被认为分为先天性和获得性。一些世俗的观点认为患有脊髓灰质炎的儿童在胚胎怀孕期间有问题,甚至将其归因于鬼神。结果,几代脊髓灰质炎患者争论了近半个世纪,争论的焦点是他们成年后结婚生子的权利。

早在20世纪,俄罗斯病理学家伊万诺夫斯基还没有发现这种病毒,人们对这种不能通过光学显微镜看到的微生物一无所知。当时,这种疾病被称为牙齿麻痹和晨间麻痹,与病毒无关。

直到1908年,也就是病毒概念被接受的10年后,奥地利医生兰斯特纳和波普尔才从死亡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组织中获取样本,并通过接种猴子来分离病毒。最后,瘫痪和瘫痪与病毒有关,在寻找疾病原因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闭环“圈”。

北约和华沙条约组织合起来就是一个健康条约。

1921年夏天,一名38岁的成年男子跳入水中,意外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臀部瘫痪.他后来被选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他的感染和疾病带来了恐慌,但从长远来看,这敲响了战斗“集会”。在美国公共卫生协会1935年的会议上,两组研究人员报告了他们的脊髓灰质炎疫苗试验。几个研究小组已经开始研究疫苗。

1955年4月12日,《美国杂志》报道了一条激动人心的消息,整版为《索尔克的疫苗有效了!》

1947年,美国学者乔纳斯萨克成立了一个三人研究小组,共同解决小儿麻痹症问题。与当时大多数研究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的研究人员不同,索尔克使用灭活病毒作为疫苗。

1952年,索尔克的疫苗在180万儿童身上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公布的第二天,全美数百万儿童接受了脊髓灰质炎疫苗。

艾伯特布鲁斯萨宾与索尔克同时发展,他坚持认为只有当活病毒进入人体后,才能接种疫苗。

然而,萨宾的“活”疫苗只是晚了一小步。有了索尔克的疫苗,政府将不再继续支持它。他只能去其他国家寻求合作。

疾病不是政治,科学没有国界。脊髓灰质炎减毒疫苗的研发跨越了当时的两个政治和军事阵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1959年,在苏联的支持下,萨宾完成了一项涉及1000万人的大规模临床试验,验证了疫苗的有效性、安全性和可及性。

方舟将带领数十亿人远离脊髓灰质炎

在20世纪50年代,脊髓灰质炎也不时在中国爆发。即使天气闷热,家庭也会让他们的孩子呆在家里。当时,三种脊髓灰质炎病毒中哪一种在中国流行尚未确定,病原学和血清学研究几乎为零。1957年,中国科学家顾带领一个小组从12个城市的病人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确定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在中国流行的类型。

1959年,顾奉命赴苏联研究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的研制方法和生产技术。顾用科学家的勇气和理性判断为全中国人民做出了选择。他给当时的卫生部写了一封信,提议选择尚未被证明安全且没有成熟生产过程的减毒活疫苗,并将病毒从苏联带回来。

1959年12月,经当时的卫生部批准,成立了以顾为组长的脊髓灰质炎活疫苗研究协作组。疫苗研发从零开始。该团队克服了材料短缺和环境恶劣的困难,最终获得了疫苗样本。随着疫苗临床试验的开始,谁将第一个服用成为一个问题。

顾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了一小瓶疫苗溶液,实验室的其他人也跟着喝了。

疫苗对成人无害,但对儿童有多安全?顾对的口述记忆记载:“我自己的孩子不吃,让别人吃,这是很不大方的。”

随着疫苗的发展,200万儿童接种疫苗后的流行病学资料显示,上海、天津和青岛的流行高峰基本消失,国产疫苗安全有效。

在顾领导的脊髓灰质炎免疫战略中,中国的儿童数量并不少。疫苗的口服率必须达到95%才能形成免疫屏障。远在西藏高原、新疆沙漠和贵州偏远山区的儿童都必须毫无例外地进入保护屏障。为了便于接种,顾开始研究糖丸疫苗。他开发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糖丸”将中国带入了一个无脊髓灰质炎的时代。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西太平洋地区已消灭脊髓灰质炎,这与拥有10多亿人口的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形成的有效免疫屏障密切相关。

四处玩耍,警惕神秘病毒的卷土重来。

灭绝,末日,结束.

自从世界卫生组织于1994年4月8日宣布脊髓灰质炎(脊髓灰质炎)已基本根除以来,大量报道用类似的话来总结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命运。

然而,与预期相反,脊髓灰质炎从未成为已被消灭的少数传染病之一。

佛得角在2000年,巴基斯坦在最近几年和阿富汗在2018年都报告了脊髓灰质炎病例。《科学》还报道了在巴基斯坦环境中发现的病毒。

这种已经与人类相处了3000多年的病毒会复活吗?

就病毒本身而言,一个持续了数千年的秘密是,超过90%的携带者是隐藏的。这些隐藏的感染者没有症状,但他们为病毒提供了一个秘密的栖息地,以保持其有效的力量,并等待机会回来。

对人类来说,谣言也能刺激其复苏。例如,“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谣言已经被一些宗教组织使用。一些批评者认为,尼日利亚脊髓灰质炎在根除两年后于2016年再次出现的原因与该国极端组织散布的谣言有关,即脊髓灰质炎疫苗旨在给非洲人绝育。

面对古老的病毒,人类应该时刻牢记:

病毒“秘密地”冷眼旁观人类的悲剧和争端。

至于环境的变化和迁移,病毒有“隐藏”的机会。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福建一超市发生命案致3死7伤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