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热点 >

特朗普“放风”重启核试验,欲促使俄中开展三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特朗普“放风”重启核试验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发布日期:2020年6月8日,编号:950,《中国新闻周刊》

在过去的28年里,位于内华达州的美国核试验场一直是游客的国家安全场所。1992年9月,代号为“分离器”的核爆炸成为美国历史上第1032次核试验,也是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但是现在,内华达的核试验场,已经沉寂了28年,可能再次听起来像核爆炸。

据美国周刊《防务新闻》报道,负责核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帮办德鲁沃尔特(Drew Walter)在5月26日表示,一旦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相关命令,美国可以“在几个月内”安排在内华达州进行实弹核试验。

美国媒体早些时候援引一名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5月15日举行的国家安全会议集中讨论了几十年来的首次核试验。特朗普在会上认为,美国展示了其快速进行核试验的能力,这可能促使俄罗斯和中国坐到谈判桌旁,开始美国所期待的三方核谈判。

放出“巨大的魔兽”?

5月28日,俄罗斯外交部公开宣布,不排除美国准备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撤回其签字。

199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美国是签署国之一。《条约》规定,所有缔约国不得进行任何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尽管美国国会尚未正式批准《条约》,该条约也尚未生效,但禁止核试验已成为国际准则,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也遵守暂停核试验的规定。

进入21世纪,没有签署《条约》的朝鲜是唯一进行过核试验的国家。

特朗普上台后,“退出”和“退出”已经成为常态。一周前,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与俄罗斯和许多欧洲国家签署的《开放天空条约》协议。然而,与美国之前退出的许多条约不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几十年来一直是国际核军备控制体系的基石。失败会引发强烈的连锁反应,不会有回头路。

中国人民大学战略武器与军备控制专家吴日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美国重启核试验,连锁效应将比特朗普之前退出的所有条约都更大,这相当于释放一只巨大的魔兽。”

从技术上讲,核试验的主要功能是试验新研制的核武器,或核实现有核武器的可靠性。

在吴日强看来,要在几个月内完成新核武器的试验是不可能的,“除非美国已经秘密研制了它们,这一次是试验它们的恰当时机,但用美国的系统秘密进行这一试验是非常困难的。”

在今年2月公布的美国2021年预算提案中,提到了一种代号为W93的全新核弹头。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开发W88核弹头以来,首次提到新设计的W93核弹头。然而,这种新型核弹头仍处于计划阶段。

德鲁沃尔特还说,可以在几个月内进行的“极速核爆炸试验”收集的数据非常少。需要更全面的核试验来收集大量有用的数据,但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在美国于1996年成为《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第一个签署国之前,老布什总统于1992年10月宣布暂停核试验。在此之前,美国通常对其核武库样本进行核爆炸试验,以确认这种核弹头是否完好无损。

为了避免停止核试验对核武器研发的影响,并确保库存核武器的安全和可靠性,美国于1995年启动了核弹头“库存管理计划”。也就是说,在不进行核试验的情况下,使用超级计算机模拟、流体动力学试验、亚临界试验和定期拆卸来确保库存核弹头的性能。这项工作由美国能源部的半独立机构——,美国国家核安全局监督。

作为美国的三个国家武器实验室,利弗莫尔实验室、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和桑迪亚实验室的负责人必须每年向国家核安全局和美国总统提交评估报告,以证明未经测试的核库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前美国军备控制谈判代表、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研究所研究员史蒂文皮法尔几年前参观了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实验室主任告诉皮法尔,他相信只要“库存管理计划”的资金没有中断,美国就不需要进行核试验。

美国也有一些老式的科学家不认为计算机模型模拟可以取代核试验。那一年,美国国会没有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签署。除了政党和团体的利益之外,在这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

根据洛斯阿拉莫斯等实验室和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美国从1945年至1992年正式记录的1032次核试验的所有数据,以及计算机模拟试验后获得的所有数据,都被纳入这些国家实验室的超级计算机模拟模型。基于此,科学家们进行了全面的计算和研究,并在实验室条件下通过亚临界和微核聚变实验验证了模拟结果。计算机模拟也可以研究核武器在异常环境中的行为,如火灾或飞机坠毁。

史蒂文皮法尔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当核试验实际进行的时候,科学家们观察到了一些现象,但并没有真正理解其背后的过程和原因。但是,通过计算机模拟程序、设备和“库存管理计划”的测试,如双轴x光流体力学测试设备(一种功能强大的x光设备),他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事情的整个过程和原因。可以说,“库存管理计划”不仅能够确保核武库的安全和可靠性,而且能够使军事科学家掌握大量他们从核试验中没有或无法获得的知识。

事实上,美国没有必要进行如此多的核试验。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自1945年以来,至少有八个国家共进行了约2000次核试验,其中美国进行了1032次核试验,超过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因此,美国是核试验累积数据最丰富的国家。

“美国进行的核试验数量已经超过了技术曲线的上升阶段,进入了平稳阶段,这意味着通过更多核试验获得的研究成果非常有限。”吴日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美国在冷战期间进行的核试验,在两个核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压力下,与其说是需要获得专业数据,不如说是一种威慑需要。

“现在美国不再把俄罗斯视为真正的对手,这可以从美国不再与俄罗斯进行任何严肃的军备控制谈判这一事实中看出。”前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助理主任、普林斯顿大学核物理和安全专家弗兰克冯希佩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明年2月,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最后一项双边军备控制协定《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即将到期。俄罗斯一再表示,它准备无条件延长该条约,并愿意接受谈判,包括其最先进的武器,但美国没有继续。

“做蠢事的自由”

5月30日,联合国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对美国高级官员讨论恢复核试验的可能性表示“深切关注”。该组织认为,一旦美国恢复核试验,其他国家肯定会失去不进行公开核试验的克制,并打破全球暂停核试验。

吴日强说,即使美国什么都不做,“只是让风吹”,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核武器实验室必须准备自己的计划,重启核试验。然而,恢复核试验引发了竞争,这对美国来说是“实际上的损失”。

这正是美国核专家所担心的。美国凯拓研究所国防政策研究主任埃里克戈麦斯(Eric Gomez)认为,美国的核武器库存管理计划要比俄罗斯的相关计划好得多。没有同样的测试,美国可以获得比俄罗斯更多的武器知识。因此,如果美国进行核试验,其他国家随后进行的核试验将对其武器设计者有很大价值。

1988年,史蒂文皮法尔还是一名驻莫斯科的外交官。当陪同一个美国代表团访问前苏联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时,前苏联的陪同人员向他们展示了一个直径只有3英尺的接近完成的核试验井。内华达核试验场的一名专家告诉史蒂文皮法尔,在美国挖掘的核试验井的直径通常为9到11英尺,这最大限度地扩大了试验上方的空间,并能收集到在纳秒内转瞬即逝的大量数据。

三年后,前苏联停止了核试验。自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再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核试验。

史蒂文皮法尔说,全面禁止核试验将使美国在核武器和核反应领域处于有利地位。然而,如果进行核试验,它们将不会把中国和俄罗斯带到谈判桌上,而是为其他国家再次进行核试验打开大门,缩小与美国在核武器意识方面的差距。

"为什么我们要让其他国家进行核试验,削弱我们的优势?"史蒂文皮法尔说,“这是一个完全愚蠢的想法。”

恢复核试验的提议也引起了美国政界的广泛批评。根据《华盛顿邮报》,在5月15日的会议上,美国国家核安全局坚决反对核试验。

美国前副总统兼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Biden)5月27日抨击特朗普政府,称恢复核试验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可能有助于三方会谈,并表示此举可能反而会鼓励其他国家恢复对它们具有重大军事意义的核试验。

来自内华达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杰基罗森也发表声明,要求政府“立即报告这一紧急事件”

尽管面临国内外的激烈批评,但目前最大的变数是美国是否会重启核试验,以及特朗普能否以这样一种理性的思维方式看待这个问题。弗兰克冯希佩尔很悲观:“有了这个政府,我们生活在一个颠倒的美国世界。特朗普政府在军备控制领域的政策是由一群想要彻底摧毁军备控制的人制定的,正如其教育政策是由不信任公共教育的人制定的一样,环境保护政策是由不同意环境保护的人制定的,公共卫生政策是由不支持政府在这一领域的作用的人制定的。”

弗兰克冯希佩尔认为,进行核试验的想法纯粹是政治性的,其动机是破坏每一项军备控制协议。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他可能会纯粹出于反军备控制的原因进行另一次核试验。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这么讨厌军备控制。也许他们反对对他们自由的所有限制,甚至是做蠢事的自由。”弗兰克冯希佩尔叹息到《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 2020 20号

声明:刊用 《中国新闻周刊》 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特朗普不断出语伤人 助燃歧视暴力连年升级-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