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武大老牌坊被撞损:一座国保文物的前世今生-成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6月5日晚,位于武汉市洪山区街道口罗家山路口的武汉大学老牌坊被一辆超高汽车强行撞毁。牌坊正中有一大块不见了,钢条露了出来,背面“文法、科、工、农、医”的篆书“李”全毁了。作为第五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下简称“国家五大”)的“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武都旧牌坊的碰撞与破坏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这座历史建筑是什么时候建造的,为什么不在武都大学的校园里?一所大学和一座城市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面临着怎样的保护困境?

不是“校门”是“路牌”

1929年,经过李四光、叶等人的反复调查,新成立的国立武汉大学决定在当时武昌东郊东湖南岸的罗家山和狮子山修建新的校址,并改名为罗家山。当时的罗家山非常荒凉,光秃秃的,人烟稀少,交通极为不便。从武昌的大东门到东边的唯一公交路线(现在的武罗路——号罗瑜路)离新学校大约还有3英里。因此,学校与省建设厅合作,修建了一条从街道口到东北的新路段,连接武罗路和新校区,以方便新校舍的建设和未来师生之间的交通。这条汽车专用道路于1930年竣工,校长王世杰将其命名为“大学路”。

虽然它被称为“大学路”,但这条路的大部分路段都不在武昌大学校园内。这是武昌的市政道路。当时,武都没有在校园边界的大学路入口处修建学校大门,而是决定在大学路南端的街道交界处修建一座木牌楼。牌坊建在这里是因为它是大学路和武罗路的交叉口。人们和车辆很容易观看。因此,这座牌坊实际上并不是今天意义上的武汉大学的“校门”,而更像是一个“招牌”,表明这条岔路可以通向武汉大学。

这座建于1931年的牌坊是一座用油漆粉刷的三开间木制拱门建筑。牌坊跨度很大,横跨明清两代,上面挂着一个六字楷书匾,校名为“国立武汉大学”,还有一个镂空的钱币图案。从旧照片中可以看出,当时木牌楼的正面和背面都挂着同样的字,即刻有学校名称的牌匾。虽然拱门颜色鲜艳,但它的立柱很细,头重脚轻,而且没有柱子。它的整体结构相对脆弱。事实上,第二年当它完工时,就被强风摧毁了。

1934年,武都决定在街道口牌楼原址上重建一座新牌楼。这次学校吸取了前一课的教训,决定改用更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新牌楼是一座三开间的高耸牌楼,有点像南京中山陵博爱广场,但整体风格更简洁。拱门用绿色的灰水和琉璃瓦装饰在屋檐上,这与罗家校区主要校舍的建筑风格是一致的。

值得注意的是,新牌坊建成后,背面的碑文已不再与正面的学校名称相同,取而代之的是六个篆书大字:“文坝(法国)科技农业医药”。这六个字是民国时期国立武汉大学设立的六所学院。然而,在1934年,当纪念馆建成时,武汉大学只建了四所主要的文学、法律、科学和工程学院。农业学院刚刚成立了一个预备办公室,尚未招收学生,医学院仍然缺乏。1936年,农学院正式成立,但后来由于抗日战争的爆发而被废除。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武都才恢复了农业学院,建立了医学院。1934年,武都在牌坊上刻下了六所学院的名字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当年在野外修建的旧牌坊和“大学路”(后更名为“罗家山路”)逐渐被城市建筑所包围。1992年,为了迎接明年的校庆,学校决定在八一路和罗家山路的交叉口,即大学校园的西南边界,修建一个新的校门。在收集和讨论这些计划后,新学校大门的设计计划决定突出历史遗产。在学校大门中央的花坛里,十字路口的一栋旧建筑以同样的比例被复制。花坛两侧布置了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同时,东西两侧的门楼模仿了1990年建成的人文博物馆(逸夫楼)的屋顶风格。

可以说,这个新校门是乌达新旧建筑风格融合的产物。新牌坊在整体上模仿旧牌坊的同时,也做了一些改变,如在夹石上增加浮雕图案和须弥座,将校名牌匾改为大理石背景等。这使得整体风格更加精致。

2012年,由于八一路隧道的修建,武都大学门口的新牌坊被拆除,该大学重建了新的大门广场以迎接周年纪念。新学校大门的核心元素仍然是街道交界处的旧牌坊,这次它已经扩大到一定程度。它不是放在花坛里,而是直接放在广场的中央,这样游客就可以和它有密切的接触。笔者当时参与了学校大门设计方案的征集,学校明确要求在学校大门设计中保留旧牌坊的核心元素。经过80多年的沉淀,这座古老的牌坊已经从最初简单的“路标”变成承载罗家山大学文化的重要标志,并深深扎根于武汉大学校友和武汉市民的心中。武汉大学的老师和学生甚至就牌坊的建筑举行了许多有趣的“边会”,比如四个八边形的门柱,被解释为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

事实上,武都老牌坊不仅成为武都重要的标志性建筑符号,也对武汉的建筑风格和文化产生了溢出效应。这座绿色琉璃瓦有三个高耸的拱门,已经成为武汉许多其他单位的典范。例如,1934年建于东湖中央的湖广亭(原名“中政亭”),也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绿色屋顶的中式复古建筑。展馆前的东湖绿道路边也有一座牌坊。它的建筑风格类似于武都大学的校门。武昌洪山南麓石羊烈士陵园的大门也是一座三湾高耸的绿色琉璃瓦牌坊。这些牌楼位于东湖风景区附近,其建筑风格或多或少继承了乌达老街——十字路口的牌楼。

跨越八十余年的历史传承

2001年6月,国务院公布了“国家五大”名单,其中“近代重要历史文物和代表性建筑”包括“武汉大学早期建筑”,共497座。入选“国家五大”的还有475栋“未名湖燕园楼”、476栋“清华大学早期建筑”和479栋“东北大学旧址”,它们都是中国最早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现代大学建筑。

列入“国家五大”的“武汉大学早期建筑”包括15栋建筑,包括武汉大学牌坊、文学院、法学院、理学院、工学院、图书馆、体育馆、男生宿舍、学生食堂、学生礼堂、华中水利工程实验室、半山路、61号纪念馆、故居、郭沫若故居、李达故居。其中,除李达故居外,其余14座均建于民国时期。

在15家国家保险机构中,有14家位于今天的武汉大学校园内,除了距离校园几英里的国立武汉大学的牌坊。正因为如此,这栋建筑与学校的其他14栋建筑大不相同。在校园内的所有学校建筑都得到适当保护和修复的时候,位于十字路口市中心的旧牌坊不仅鲜为人知,而且其周围环境和保护状况也与其“国家安全”的地位不相称。在这次严重的碰撞发生之前,旧牌坊明段的门柱上有许多擦伤和擦伤。然而,周围餐饮商店产生的石油污染多年来一直在破坏着这座古老牌坊的表面。

由于武都牌坊在校园外的特殊位置,客观上难以保护其文物。中国其他城市也有类似的文物案例。最相似的是同样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广州国立中山大学的两座老牌坊,它们也位于校园外,曾经面临尴尬的局面。

在20世纪50年代的师资重组中,中山大学迁至原岭南大学校园,而原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区被新成立的华南理工学院和华南农业大学分割使用。位于巫山的前国立中山大学牌坊上的碑文也被改成了“为人民服务”。2014年,广州的文物修复了旧牌坊,修复了邹鲁校长题写的“国立中山大学”和“格致城秀启智坪”。牌坊本身也得到适当的修复。2016年,中山大学校园内重建的校门牌坊立即恢复了其原有的历史面貌。

位于街道口的国立武汉大学老牌坊已经矗立在这里80多年了。它不仅是中国近代一所著名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也见证了武汉这座英雄城市80年来的变迁。它的建造是因为罗家山位于一个偏远的地方,必须沿着主干道建造“路标”。现在它位于武昌区最繁华的商业区。这一巨大的环境变化是中国城市化进程快速发展的缩影。

碰撞后,一些热心的网民和市民提出建议,希望重新安置和保护老牌坊。更不用说作为一个国家保险单位,其转移的法律程序很复杂,提交人认为这一提议本身并不可取。不可移动文物的原址本身带有重要的历史信息,不应因不可抗力而轻易移动。妥善保护乌达古牌坊刻不容缓。根本的办法是彻底改造周围环境,恢复这座历史建筑的历史尊严。

作者:刘文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