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搬出大山之后:如何让搬迁群众稳得住、能致富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住在新的建筑里,开小餐馆,成为新的公民。

离开山区后(第一个下降点侧重于扶贫的后续行动)

摆脱贫困和仇恨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和新斗争的起点。在此举引发的问题基本解决后,后续支持的关键是就业。安居乐业就是安居乐业。只有解决了就业问题,我们才能确保移民能够稳定地生活,逐渐变得富有,并防止他们重新陷入贫困。

搬迁后,我们如何继续帮助穷人?如何巩固脱帽后的扶贫成果?这一期将于今年推出一系列报告,重点关注基层如何为已经脱贫的人提供后续服务。

——编辑器

饭菜一上来,牛肉面餐厅就挤满了人。在大厅里,我看到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穿着浅灰色的夹克和抛光皮鞋,正忙着招呼客人。他叫李朴,是这家餐馆的老板。

2018年7月,李朴一家从贵州省遵义市吴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深山搬迁到县城。当李朴一家搬离贫困的家,摘下贫困的帽子时,他们成了新的公民。截至去年底,吴川县共实施扶贫开发4283户,19809人,完成了扶贫搬迁任务。当移民进入城市,他们如何才能保持稳定并变得富有?

第一级:

适应城市生活

“这只是一个去镇上的两条腿的板子。都是山路,汽车进不去!”说起他的家乡,吴川县富阳镇双河村,李朴感慨万千。

地势险峻,四面环山。人们住在半山腰。道路不平坦,外面的建筑材料很难运进来。当地村民不得不使用当地材料建造木屋。

"随着时间的推移,木屋往往会变形,也有腐烂的."李朴说。当风雨袭来时,这家人变得紧张起来,担心房子会漏水或倒塌,他们会睡不好觉。

听到搬迁的消息,李朴仍然不敢相信:“我做梦也没想到这家人会搬出这座山。”

根据政策,李朴的五口之家搬进了吴川县大坪街的泾县小区,占地100平方米。宽敞的卧室,独立的厨房,干净的卫生间……不要再担心房子了,在雨天你终于可以睡得很香了。

但在没有停留几天后,李朴感到有点不舒服:“地面上覆盖着明亮的瓷砖,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有一点灰尘或脚印。”

出山后,李朴等人经过的“第一关”是城关。从村民到新市民,这里有许多新的隔离区:垃圾必须倒入楼下的垃圾箱;是时候开始为房产付款了。

让李朴特别“困惑”的是物业费:“你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为什么每个月都要付钱给别人?”他不是唯一的一个。许多搬迁的家庭起初想不起来。

"毕竟,他们习惯了住在山里,能够理解."针对居民的新困惑,社区干部采取了“两步走”:一方面,挨家挨户地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想法;另一方面,他们谈论政策,并做“一对一”的工作,以防止困惑“发酵”。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和适应,搬迁后的家庭已经逐渐习惯了社区的生活。李朴有点不好意思。“一切都有一个过程。一旦你理解了它,你就会习惯它。”

第二层:

掌握技能

搬出大山后,李朴觉得很满足,因为他能找到工作,能照顾家人。

过去,他们一家人住在不到3亩的陡坡上,靠天气吃饭。成家后,虽然李朴曾经带着孩子出去结过婚,但他没有存多少钱。

后来,李朴生了第二个孩子,他的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服药。这对夫妇不得不辞职回家。几年后他们变穷了。

当他进入这座城市时,他一安顿下来就开始找工作。一天,累了的李朴想找个地方垫一下肚子。附近有几家餐馆,挤满了人。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有了

两个多月后,在社区的帮助下,李朴用5万元租了一家小餐馆,住了8年。这家等了很久的餐馆就这样“开张”了。

“现在我一个月能挣7000到8000元,我已经脱离贫困很久了。”这家小餐馆环境干净,味道正宗,这对夫妇勤奋热情。这家餐馆赢得了许多回头客。看到生意越来越好,李朴终于可以放松了。

根据被拆迁人的就业意愿,武川县开展了1346次不同的技能培训,被拆迁人实现了8343人的稳定就业,实现了每户一人以上的就业目标。

第三个层次:

孩子们在附近上学。

搬出大山后,李朴的另一个担心,——孩子的上学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以前,村子里没有学校,孩子们只能在镇上学习。一大早,你必须摸着黑色的门,沿着山路走两个多小时。”很长一段时间,大人受不了,更别说小孩了。经过慎重考虑,李朴不得不把儿子梁潇(化名)送到县城亲戚家,请他们帮忙照顾他。

后来,当他们出去工作时,孩子们也跟着去了。"由于频繁的工作变动,孩子们很难在固定的地方完成一年的学业。"说到这里,李朴充满了愧疚。

搬到县城后,离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不用担心去学校。

我原以为在家上学是一种乐趣,但令我惊讶的是,在开学的第一周,李朴明显感觉到孩子的情绪并不太高。

经过几次询问,李朴才明确表示:“在我们出去工作之前,我们的孩子一年到头都跟着我们出国留学。现在我回到了家乡的学校,我似乎和我的同学有些不同。”

班上的老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特地来到这个房子了解情况。老师与李朴和孩子们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当她离开时,她提醒李朴和他的妻子帮助孩子们融入他们的新生活。

“这个概念还有一个问题。过去,我们曾认为儿童的教育取决于学校,而不是父母。”李朴说:“我们今后必须更加重视儿童教育。”

现在,孩子们逐渐认识了许多好朋友,他们的成绩也稳定下来了。这一切,李朴都看在眼里,心里高兴。

从搬离山区到在县城安顿下来,李朴觉得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越跑越累。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等。

制图:王哲平

这一时期的总体规划:何娟

苏斌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做好稻田里的大学问 南昌大学有个“稻渔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