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新闻 >

市长出庭索赔污染企业:重申生态环境保护守土

发布日期:2020-06-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来吧

生态环境的“护土责任”要求地方政府严格执法,也要求其责任感和权利精神。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濮阳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特殊的生态损害赔偿案件。代表濮阳市政府出庭的濮阳市市长杨庆九坐在原告席上。

该诉讼源于2018年的一次污染事件。当时,黄河下游的一条重要支流濮阳的金地河已经没有了危险废物。经过调查,吴某等人从山东收回了大约270吨废酸,并倾倒在这里。吴某和其他人被判刑,但没有人支付昂贵的紧急治疗和环境破坏。因此,濮阳市政府将危险废物来源山东聊城大丰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

这是河南省第一次由政府作为原告提起生态补偿诉讼,在全国范围内实属罕见。类似的跨境污染事件以前也曾发生过,但大多数都只对某些个人负责。相关的损害要么放任自流,要么由政府自费修复。很少有地方政府对企业提出生态索赔。

但事实上,地方政府是负责环境保护的主体,应该负责保护土地。生态环境,谁污染,谁补偿;谁损坏谁修理也是一个法律原则。因此,地方政府有责任在这方面诉诸法律。然而,不存在法律障碍。2017年,当《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公布时,补偿的权利人已经从省政府扩大到市政府。

地方政府发起的生态诉求已经成为罕见的案例,其背后是权利和责任意识的缺失。在一些地方,当污染事件发生时,政府部门首先想到的是司法问责,而忽略了他们作为“权利持有人”的角色。他们不习惯于将自己视为平等的公民主体,并通过司法渠道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利。这使得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在一些地方形同虚设,无法实现其环境权益救济功能。

当然,除了责任感,利益关系也决定了在一些生态补偿案例中,一些地方政府很难发挥公平和积极的作用。例如,在常州毒地的案例中,污染企业早已被查封,但当地政府仍然支付污染修复费用。甚至环保组织也提起公益诉讼,要求企业履行赔偿和修复责任,但被当地法院驳回。

原因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许多污染企业是当地的大纳税人,是他们的经济支柱。一些地方政府不仅不积极索赔,还设置相关诉讼障碍保护企业。

这一次,濮阳市政府主动提出生态索赔,这是值得称道的。然而,也应该注意到,这种情况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所涉及的污染企业远在山东,当地政府在提出索赔时没有利益纠纷,也不必担心地方税收等损失。因此,尽管它是进步,但必须承认它只是有限的进步。

无论如何,濮阳市政府提出了生态索赔,这“第一个案例”可能会更多。生态环境的“护土责任”要求地方政府严格执法,以及他们的责任感和权利精神。我希望更多的地方政府能够以环保组织的精神提起公益诉讼,积极履行自己的职责,实现“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

俞萍(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