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新冠康复者心理困扰引关注:有人一个月核酸检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新冠康复者心理困扰引关注:有人忧心复阳一个月核酸检测十次

澎湃新闻记者邓亚飞实习生陈子嘉

林道(化名)在2020年1月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他康复了,并于2月出院。从那以后,他一直被是否能重获阳刚的疑虑所困扰。

每当她看到她周围新加冕的病人病情恶化甚至死亡,或者以前无症状病人的数量增加,她就“害怕她的身体永远无法从过去恢复,她甚至更害怕传染给孩子,导致严重的失眠、焦虑和其他症状,并且一旦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林道告诉澎湃新闻,面对自己的担忧,她在3月份进行了多达10次核酸检测,“即使每次都得到阴性结果,她仍然无法摆脱内心的困扰。”

武汉市的一些心理医生告诉澎湃新闻,大多数新的门诊病人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武汉第一医院睡眠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梅俊华告诉记者,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门诊人次几乎已经“饱和”,近一半的患者睡眠障碍和各种症状都与疫情有关。

患者的“躯体化反应”

“我会突然追上杨吗?我能感染我的孩子吗?我的身体再也不会恢复了……”今年3月,这些担忧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林道的脑海里,她是一名刚刚确诊的肺炎康复患者。

林道无法集中精力工作和生活,他选择重复核酸测试来确认自己的健康。当她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负面结果时,她当时感到轻松,但很快又变得焦虑起来。整个三月,她在照顾孩子时经常感到无精打采,对生活失去兴趣,彻夜未眠。

4月初,林道来到武汉第一医院睡眠障碍与心身疾病门诊。林道的主治医生梅俊华告诉该报,患者的睡眠障碍与流行病引发的焦虑和抑郁密切相关。“通过整夜睡眠多导睡眠图,我们发现她的睡眠效率只有30%,而且深度睡眠很少。”

鉴于林道主诉胸闷、乏力等症状,医生安排她检查肺功能、肺部CT、血液生化、电解质等检查,未发现器质性疾病。

“问题仍然是情绪化的。病人的情绪问题或心理障碍不是表现为心理症状,而是转化为各种身体症状,我们也称之为“身体反应”梅俊华说。

起初,林道不能接受她的身体不适是由情绪引起的,她也不相信医生说的话:“你恢复得很好。别担心。”在最绝望的时候,林道相信“拥有一个新的皇冠将会影响我的一生。我这辈子睡不好觉,工作不好,生活也不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她逐渐建立了对医生的信任,并开始明白她的睡眠障碍与焦虑和抑郁密切相关。经过一个多月的药物治疗和心理咨询,林道的情绪逐渐好转,身体不适也逐渐消退。

由于她越来越相信自己能康复,所以在看了医生后,她没有主动进行核酸检测。回忆这几个月的经历,林道说,“我的思想确实有问题。现在我终于可以轻松地面对生活和工作,用平和的心态来照顾我的孩子。我非常感谢梅医生的帮助。我希望与我情况相同的新康复的肺炎患者能够尽快摆脱内心的创伤。”

“新患者约80%受疫情影响而产生心理问题”

上述患者因害怕感染而反复进行核酸检测,这在武汉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病例。

梅俊华告诉记者,她曾经有一个病人在二月初下楼去倒垃圾。回想起来,她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戴口罩,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检查了许多核酸测试。4月初,病人因睡眠障碍来看病。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以下简称“武汉同济医院”)神经科学专业副主任医师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了类似案例。5月29日,一名30多岁的男子来到医院诊所,表达了他对新发肺炎的“极度恐惧”。

据上述副主任医师说,在流行期间,病人出现了类似于新诊断的肺炎的症状,如疲劳、食欲不振和味觉丧失。武汉“启封”后,患者立即前往武汉同济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回家后,病人后悔不该去医院。从那以后,他一直回忆着往返医院和核酸检测的细节,担心自己可能被感染。"出于恐惧,他在一个月内重复了八九次核酸测试。"

副主任医师还表示,她所在部门门诊的新患者中,约有80%受到疫情影响,并有心理问题。“过去,许多因焦虑和抑郁前来就诊的患者都是有学习压力的青少年,但在此期间,40-50岁的患者比例高达70%。这些人患糖尿病、高血压和其他基础疾病的几率更高,是新诊断肺炎的高危人群,因此他们可能会更焦虑。”

医生呼吁正视心理问题,及时识别、干预

据梅俊华介绍,3月26日,武汉市第一医院睡眠心身疾病门诊几乎处于“饱和”状态,近一半患者的睡眠障碍和各种症状与疫情有关。患者主要包括三组:新诊断肺炎康复患者及其家属、有睡眠心理疾病史但未患新诊断肺炎的患者、一线防疫人员。

为什么这些病人在流行病后会有精神上的“后遗症”?

“许多新加冕的康复病人在治疗期间精神压力很大,康复回家后仍然感觉不适。他们会到诊所反复抱怨诸如心悸、胸闷、潮热、多汗、失眠、焦虑和紧张等症状。”梅俊华说,流行期间的隔离可能给这些患者带来了压力和心理阴影,因此他们更有可能出现躁动、不安、紧张、恐惧甚至抑郁等相关症状。此外,康复的病人出院后回到了不同的环境,可能会不断听到“尽可能呆在家里”的提醒。有些人可能会面临个人财务危机等。这些外部社会影响可能会加剧心理健康问题。

此外,一线防疫人员如警察、社区工作者和医务人员也是主要的医疗群体。“在忙碌的情况下,他们没有精力去注意自己的情绪,但是休息后,他们发现身体异常。有几个病人晚上睡觉时总是患虚汗症。他们很容易在轻度睡眠后醒来。他们白天也无精打采,情绪低落,工作效率比疫情爆发前低得多。”梅俊华说,这些群体的心理状况大多为轻度至中度,但他们也需要干预和调节。

据梅俊华介绍,医院将首先为前来就诊的患者排除器质性疾病,然后系统评估患者的诊断是焦虑、抑郁、创伤后应激障碍还是其他疾病,找出原因,然后进行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物理治疗等综合治疗。并通过健康教育等手段全面帮助患者。

她建议,如果焦虑、紧张、抑郁和难以入睡等症状继续出现,应及时识别并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他们还可以通过社区和援助热线等各种渠道寻求帮助和解决问题。此外,外出参加更多活动时戴上口罩,与朋友和家人交流,接受阳光都有利于保持良好的心情和睡眠质量。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再添新冠灭活疫苗:由高福等学者领衔 高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