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世界级恐龙化石群再现未解之谜 或填补演化序列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世界级恐龙化石群不断显现未解之谜

不久前,在重庆市云阳县蒲安乡发现了一种新的大型食草恐龙————峨眉龙,在这里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侏罗纪遗址单壁化石”。但是新的发现并不止于此。一个新的“恐龙之谜”最近在蒲安镇浮出水面。在保护和挖掘过程中,研究人员在比化石墙所在层更古老的地层中发现了恐龙化石。更令人期待的是,新发现的恐龙化石可能填补早侏罗世晚期至中侏罗世恐龙进化序列的空白。

重庆云阳普安恐龙化石群包括新田沟组和沙溪庙组恐龙动物群,属于早侏罗世早期至中侏罗世晚期。这一时期的恐龙化石以前在世界上很少发现。在云阳恐龙动物群沙溪庙组中发现的莆仙峨眉龙是继重庆云阳县蒲安恐龙化石群新田沟组中发现磨道溪三峡龙和蒲安云阳龙两个新种后,在云阳发现的又一新种恐龙。本次研究发现的莆仙峨眉龙是一种个体恐龙,保存完整率约为40%。普贤是一个特殊的名字,属于峨眉龙属。发现的化石标本包括保存在一些关节中的椎骨、前肢和后肢、锁骨、肋骨和其他单独保存的材料。

研究人员发现,莆仙峨眉山出土的化石在特征上明显不同于已知的峨眉山化石,具有自己独特的特征,如全部骶前窝、中央颈椎复杂的气腔结构、被次生分隔物分隔的背窝、前尾骨神经棘远端的后伸、肱骨三角肌嵴的后外侧点、尺骨与肱骨之比为0.69。原貌复原后,莆仙峨嵋龙是一种大型的成年食草恐龙,体长约16米,站立时头部高出地面8米以上。

重庆208地质遗迹保护研究所的研究员覃超说,峨眉山恐龙是中侏罗世的主要代表恐龙之一。重庆云阳峨眉山新种的发现,表明峨眉山的分布扩大和丰富了峨眉山群,对研究峨眉山个体的演化和迁移具有重要意义。

重庆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群的诞生,源于2015年1月一位年轻的当地农民在普安镇老君村发现的一块骨状石头。听到这个消息的专家经过鉴定和现场勘察,认为侏罗纪时期可能有一个巨大的恐龙化石群。经过两年的挖掘和保护,世界上罕见的150米长的单一恐龙化石墙在蒲安镇被发现。化石墙包括17个化石富集区,化石墙下20多米处埋藏着大量恐龙化石。更令人惊讶的是,云阳恐龙化石露头横跨4个乡镇,沿地层走向分布范围约15公里。经过保护和发掘,世界上最大、最具特色的侏罗纪遗址大型单体化石展示墙于2017年正式出现在世界面前。同年,重庆云阳的普安恐龙化石群也被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认定为世界级恐龙化石群。

重庆地区是中国最重要的恐龙化石埋葬地之一。然而,在此之前的许多恐龙化石发掘都是单一地点、单一骨骼或单一时代的零散化石,而且没有一个群体或多种类型的恐龙化石集体埋藏在一个地方。然而,重庆云阳的普安恐龙化石群已经发现了近10,000种化石,包括主干蜥脚类、蜥脚类、兽脚类、鸟脚类、剑龙类以及以蛇颈龙、陆龟和双壳类等水生爬行动物为代表的无脊椎动物化石。

为什么有这么多恐龙化石密集地埋在一起?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徐星初步分析,1.8亿至1.6亿年前,云阳地区处于一个古老湖泊(古巴的蜀湖)的边缘。生活在湖上的不同种类的恐龙在一次或多次突发灾难中大量死亡,随着河流流入湖泊三角洲的速度减缓,大量随水漂流的恐龙骨骼沉淀并形成化石。因此,重庆云阳普安恐龙化石遗址属于“远程群葬”,即许多恐龙的尸体在不同的地方死去,并被泥石流、洪水等“运送”到同一地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化石群中的化石排列相对混乱,年龄跨度特别大。恐龙化石分布在早、中、晚中侏罗世的许多地层中。

目前的研究和发掘表明,重庆云阳是继四川自贡和云南禄丰之后的又一个大型恐龙埋葬地。相关部门正在规划建设以重庆云阳普安恐龙化石群为核心的“侏罗纪公园”,让更多游客在公园内的恐龙博物馆和恐龙化石遗迹博物馆体验恐龙主题探险之旅。

(本报记者 张国圣 本报通讯员 王彬彬)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助力科学治霾 国内高校揭示雾霾跨区域传播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