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小学生田间玩耍发现清代匾额 已交文物部门处置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在操场上玩耍的小学生发现了清代考场牌匾

题刻“湖州考堂”的牌匾已移交文物部门处置。

这块匾刚清理出来时的样子是为了说明/丁立平。

最近,北京朝阳区的一群孩子正在操场上玩耍,在父母的帮助和指导下,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块简单的牌匾,并把它交给了文物部门。后来,《北京青年报》的一名记者看到了朝阳区东岳书院的牌匾:长93厘米,宽35厘米,厚15厘米。青石表面略呈绿色,棱角稍有损坏。然而,字迹完整清晰,字迹苍劲有力。不幸的是,信息相对简单,没有日期或题字。据朝阳区文化旅游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这块石头是“清代湖州考堂嵌墙匾”。考场牌匾相对罕见,是北京会馆文化的实物见证。该工作人员还感谢这些家庭为保护文物所做的贡献。

学生在湖州考场发现牌匾

家长送到遗产部

这块石头的发现地点是朝阳区常颖区。据《北青报》记者了解,5月31日,丁丽萍和几个家长在自家租的菜地附近和孩子玩耍时,树下的一块石头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这块石头的表面有模糊的文字。浮土被清除后,一个长方形的牌匾出现了,牌匾上从右到左刻着中国传统文字“湖州考场”。

这块匾古朴而沧桑。现场的父母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件文物。由于发生在星期天,蔬菜地周围有许多人。为了保护这块匾,四位男性家长把它带到了丁女士的车上。当牌匾被放入行李箱的那一刻,丁女士的斯柯达明锐轿车的尾部明显下沉,估计有近200公斤重。

儿童如何发现历史遗迹?根据丁女士的分析,前一天的雨水冲走了牌匾上的表层土,使得上面的文字隐约可见。此外,孩子们已经上了小学,对书法很敏感。他们已经能认出胡和周的字了,但考场是用繁体字,孩子们一时认不出来。第二天,丁女士与文物部门取得了联系。工作人员立即采取行动,双方完成了牌匾的移交。丁女士收到一张盖有“北京市朝阳区文化旅游局”公章的收据。之后,工作人员来到第一个现场拍照。

丁女士认为,将牌匾移交给文物部门的亲身经历是一次很好的儿童文化保护教育。希望将来他们能知道牌匾的归属和目的地,也希望孩子们的行动能影响更多的人为保护文物做出贡献。《北青报》记者从朝阳区文化旅游局了解到,牌匾已被运往朝阳区东岳书院保存。

湖州博物馆不是一个文化和保险单位。

它在20世纪90年代末被拆除。

孩子们发现的牌匾上写着“湖州测试厅”,原来位于广安门内街东端的北板胡同。《北青报》记者随后走访发现,许多院落已经消失,导致胡同从北到南消失。北板胡同41号曾是湖南浏阳会馆和谭嗣同的故居。现在它是一个住宅庭院,也是北板胡同仅存的庭院之一。然而,当《北青日报》记者询问附近居民关于湖州考场的情况时,每个人都说他们不清楚。

《北青日报》记者发现,他早年在北半街就有许多胡同会馆,包括湖南的浏阳会馆、江苏的太仓会馆、四川的铜川会馆、广东的潮州会馆和浙江的吴兴会馆。其中,吴兴是湖州的古名,现在是湖州的一个区。《北京市宣武区地名志》的作者刘铮告诉记者,湖州考馆和吴兴会馆是一回事。它们位于北板胡同西路13号,后来改为25号,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被拆除。根据他的文字

文人堂是封建社会科举制度的产物,占北京会馆的绝大多数。明清两代的科举考试在北京举行,去北京参加考试的举人都渴望有一个地方可以依靠他们村庄之间的友谊互相照顾。考试结束后,名单上的人将留在北京参加宫廷考试。那些没有通过进士考试的人可以留在北京努力学习以便再次参加考试。他们在北京没有亲戚,被小旅店经营者高价剥削。这种情况引起了朝鲜国人的同情,于是邀请朝鲜官员、商人和乡绅在首都集资买地建房,招待来北京参加考试的朝鲜人。于是,类似于招待所的测试大厅和行会大厅出现了。

北京会馆的衰落有两个原因。首先,慈禧太后废除了科举制度,地方官员没有来参加考试,从而切断了会馆的经济来源。第二次是1928年南北统一,当时首都迁至南京,大批官员随政府机构迁往南方,使得市政厅完全没有任何支持。

对话

考场的牌匾很少见。

拆除后,他们被困在朝阳。

对话:朝阳区文化旅游局文物司之友

《北青日报》:这块匾是哪个历史时期的?它最初放在哪里?

任游:横版用的石头是产于北京西部的小青石,在明清石刻中很常见。根据殷书楷书中的大字,初步判断它起源于清代。明清时期,北京有很多行会,主要集中在程楠地区。为此,我从同事那里了解到湖州考试院位于西城区(原宣武区)北板胡同25号。这块匾应该嵌在建筑物的墙面上。

《北青日报》:为什么牌匾会出现在朝阳区?

任游:湖州是长江以南的一座古城,有2300多年的历史。湖州考试院是浙江湖州人来北京参加考试时居住的地方。然而,随着清末科举制度的衰落,北京会馆建筑也衰落了。据初步了解,湖州考试院大约在20年前被拆除,牌匾很可能随渣土被运到东郊,这在常营一带是相当荒凉的。

北京日报:牌匾在北京常见吗?

任佑:我在朝阳文物局工作了30多年。这是我第一次在考场上见到牌匾。即使在整个北京,考场上也只有几块匾额,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必须感谢孩子们和父母为发现和保护文物所做的努力。

《北京日报》:这个牌匾将来如何保存和使用?

任佑:和丁女士交接后,我们直接把牌匾送到了东岳学院。考虑到学院内文化交流活动频繁,这不仅保护了牌匾,也让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它,有利于文物的进一步研究。

文/我们的记者崔亦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