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热点 >

探访因冬虫夏草致富的小镇:疫情下虫草价格未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在四川康定市的绿荫镇,冬虫夏草市场似乎正在经历一个寒冷的冬天。

5月28日,四川康定拉哈山顶上的大雪没有停止,山脚下的雨还在继续。冬虫夏草被埋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地里,很难找到。收集冬虫夏草的农牧民只能下山,聚集在镇上,等待雨停和积雪融化。

康定镇的村民马葭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么大的雪了。结果,冬虫夏草的挖掘被中断了一周,产量受到很大影响。

根据公共信息,冬虫夏草,也被称为冬虫夏草,是冬虫夏草的女儿,冬虫夏草是麦角菌科的一种真菌,寄生在巴蒂斯塔昆虫的幼虫和幼虫身体的干燥复合体上。在2003年非典期间,有传言说冬虫夏草可以增强人体免疫力,治愈所有疾病。一夜之间,冬虫夏草从一个普通的“药品指南”变成了“神草”,价格从每公斤几千元涨到几万甚至10万或21万公斤。

康定市绿荫镇街上的一家商店外,两个老人正在照看刚刚掉落的冬虫夏草。这篇文章里的照片都是一位风起云涌的记者徐辉的。

事实上,冬虫夏草因其抗癌和增强免疫力的作用而被广泛争论了许多年。根据一些研究,虫草素不是在冬虫夏草的基因组中合成的。而在中药的使用中,冬虫夏草往往只被用作药物指南。

2014年后,冬虫夏草的价格略有下降,但仍比黄金贵。今年的新皇冠肺炎疫情,虫草商人一度认为,这将迎来另一个巨大的商机。然而,现在虫草季节已经过了一半,真正的情况是意想不到的。疫情和大雪不仅提高了今年冬虫夏草的价格,而且比去年还低。不仅如此,一位挖掘冬虫夏草多年的村民的交易记录显示,冬虫夏草的价格在过去七年中一直处于低位。

这让许多在绿荫镇靠采集和挖掘虫草为生的人感到担忧。神话虫草会终结吗?

虫草交易小镇:价格降了

在旅游资源丰富的川西高原上,康定沙德镇并不出名。全镇没有一个旅游景点能制造噪音。然而,它是康定市一个相对富裕的城镇,这主要是由于丰富的虫草和松茸资源。

绿荫镇不大,只有两条街,但建筑比其他小城镇要好。5月28日,街道上挤满了人。各种类型的汽车停在街道的两边。商店、餐馆和茶馆都很热闹。这在冬虫夏草季节是罕见的景象。在正常情况下,每年的这个时候,除了老人和孩子,几乎每个人都在虫草山上忙碌。

然而,今年的冬虫夏草季节出现了五年一遇的大雪。在这个季节,山顶会下雪,在山脚下会下雨或乌云密布。挖虫草的人只能下山,城里人更多。

树荫下的一个村庄马葭,一大早就提着一个黄色的挎包,开车来到镇上,希望能在一个月内从他四口之家收集到1000多只虫草。然而,他在街上转了几圈,与10多个虫草老板一个接一个地讨价还价,最后还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一个只能卖到18,19元,太便宜了."马葭说,虽然这不是最好的东西,但它过去卖20到30元一件。过去,当他们挖虫草时,许多虫草商人留在山上,并立即带走一大块草(好虫草),从30元到40元不等。在早期,一大块草甚至可以卖到50元到60元,但质量通常是大多数。今年的价格太低了,他打算把它带回家晾干,一直保存到价格回升。

沙得镇政府门前有一个空坝子。这是一个由政府建立的虫草交易市场,但实际上没有多少人在市场上交易。镇上只有一两家冬虫夏草专卖店,但是服装店、杂货店和餐馆几乎都在购买冬虫夏草,这些商店变成了冬虫夏草商店

冬虫夏草商农牧民手中新收购的冬虫夏草正在清理冬虫夏草上的淤泥。

走了两条街后,马葭不断地和熟人见面,并出来买冬虫夏草,但许多人,像他一样,不想低价出售,仍然保持手中的货物。

靠采挖虫草致富的村民

5月26日,在贡嘎山脚下的草地和山坡上,几个村民拿着鹤嘴锄,伏在草丛中,眼睛不停地在地上寻找虫草。大多数冬虫夏草被深埋在土壤中,只露出外面3到5厘米的棕色茎。茎似乎不比牙签粗多少。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即使冬虫夏草就在眼皮底下,也很难找到。

一位村民说,这不仅考验视力,还考验体力和耐力。这就像每天爬近10公里才能找到几十个虫草。

在贡嘎山脚下,一个村庄正蹲在草地上寻找虫草。

贡嘎山乡靠近绿荫镇。除了松茸和虫草,这里最重要的旅游资源是贡嘎山。然而,它尚未得到充分发展。当地人的经济收入仍然以虫草和松茸为主。一位村民说,这次也是因为山顶的大雪,他们都下山了。他们临时来这里采挖,但平时没有来,因为这里的虫草质量不如山上的好。

澎湃新闻网指出,沙得镇和贡嘎山镇的老百姓的房子都建得很好,装修得很好。马葭说,从建筑到翻新,一栋房子通常要花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现在每个人都通过松茸和冬虫夏草发了财,建造了漂亮的房子。

当马葭在16或17岁辍学时,她回家跟着成年人上山采集冬虫夏草。从那时起,他的生活就与冬虫夏草紧紧联系在一起。当时,虫草只是一种普通的药材,远没有现在贵。现在他55岁了,冬虫夏草的价格已经上涨了50到60倍。

“头几毛钱,五十毛钱。在当前的工资水平上,这并不便宜,但也不昂贵。”马葭说,价格越高,每个家庭花在收集和挖掘虫草上的时间和人力就越多。

马葭的家庭有六七亩土地,主要种植青稞和土豆,为家庭提供食物,而其经济来源主要依靠虫草和松茸。每年的五月和六月,我上山采集冬虫夏草,七月和八月我采集松茸。我一年挣10多万元。我家几乎所有的开销都来自这里。

每年四月,他开始准备——巴赞、酥油、保暖用品和登山交通工具。我上山已经两个月了。在此期间,没有特殊情况,我不会下山。一些擅长收集冬虫夏草的家庭一年能挣2万到30万元。

采挖点的越界冲突往事

2000年后,有人称虫草为“软黄金”。高额利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虫草大军。绿荫镇属于康定与雅江交界处的虫草主产区。在早期,这两个地方经常发生跨境挖掘冲突。因此,每年冬虫夏草季节,政府都会派出大量警力到冬虫夏草山维持挖掘秩序。

"我们将对采集和挖掘冬虫夏草的老百姓进行巡逻和驻防."康定市公安局西分局指导员李江错说,这座山今年已经升起一个月了。这一次也是因为大雪,老百姓都下山了,所以他们可以在路上回到镇上休息一会儿。

沙德镇最大的两个虫草采集点位于雅江县、拉哈山和丹丹山的交界处。山脊一边是康定,另一边是雅江。虽然它们同属一座山,但康定在这一边是阳山,冬虫夏草的产量和质量较好,而雅江在另一边是阴山。因此,前几年,跨界采矿冲突时有发生,甚至导致流血冲突。当地人也

然后,山区巡逻警察开始整顿虫草山的秩序。起初,一些人把酒吧和KTV搬到虫草山。一些村民白天上山挖冬虫夏草,晚上回去挖歌喝。酗酒和骚乱经常发生。警察搬进虫草山后,这些情况就消除了。因此,警察是每个虫草采集点最受欢迎的人。

虫草山上安下了家

拉哈山地势略平。警察上山后,挖掘秩序多年来稳定下来,当地村民开始在山上建造永久性建筑。大多数房子都是用全木装饰的,大约要花10万元。每年冬虫夏草季节,全家人都会带着他们的生活用品搬到这里住两个月。

康定拉哈山在冬虫夏草季节便于采摘和挖掘。人们在山上建房子。

然而,由于地形和自然条件的限制,丹丹山的挖掘区无法建造房屋,道路也比拉合山更难走,在拉合山,普通人只能搭建简单的帐篷或骑摩托车往返虫草山。我们在黎明前出发,下午下山,每天通勤三四个小时。

大雪期间,拉哈德挖掘现场的许多村民没有下山,而是住在山上等待天气转好。5月29日,雪停了,天气转好,驻扎在拉合山的警察从镇上出发,在汹涌澎湃的记者的陪同下返回虫草山。

萨德镇政府和常镇位于海拔约3200米的s215县省道。他们从小镇向西沿着盘山石路向山上行进,上山时树木越来越少。

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沿着悬崖修建的石沙路又窄又陡。左边是一个深谷。这条路被一英尺多的雪覆盖着。这辆车哪儿也不能动。前进和后退都很困难。任何粗心都会导致它滑下山谷。警察把唯一的两条防滑链挂在他们前面性能最好的越野车上。当他们不能移动时,所有的警察都推上山。最初坐汽车要一个半小时,但这次花了五六个小时。警察几乎把几辆巡逻车推到了海拔4250米的虫草山上。

康定市公安局的两辆巡逻车在结冰的山路上艰难前行。

当汽车驶进挖掘现场的住宅区时,留在山上的村民们从房子里出来打招呼。山地巡逻警察也有一个简单的房屋作为他们在这里的基地。他们每天和村民一起睡觉。虫草采集和挖掘点位于房子的前后,海拔4800米。每天早上,村民和警察大约8: 30准时上山,带上足够中午吃的干粮,下午5: 00后返回车站

江坝江泽村一家花了6万到7万元买了这座虫草山庄。内部完全用木头装饰,有火炉厅、卧室和各种日常用品。安装在溪流中的小型发电机可以满足照明要求,用卫星天线看电视,但是山上没有通讯信号。

几年前,雅江人向山顶扔石头。他妻子的腿断了。在山上执勤的警察及时阻止了事态的扩大。带着妻子下山接受治疗花了四个小时。现在他的妻子恢复得很好,可以再次上山挖虫草了。

康定公安局的警察在冬虫夏草山上巡逻,被当地人称为“冬虫夏草卫士”。

希望孩子不再挖虫草

28岁的江坝江泽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根据当地的规定,他的儿子是“一家之主”。十多年前,在他姐姐结婚后,他辍学回家结婚生子。他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在挖冬虫夏草的时候,他会在周五骑摩托车下山去接孩子,周一送他们去学校。他说挖虫草很难,而且价格也不稳定。他希望孩子们能读更多的书,将来上大学,有自己的工作,停止挖虫草。

贡嘎镇的曲皮也有同样的计划。他十几岁时辍学去挖虫草,然后从t

今年的情况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认为疫情过后,对虫草的需求会增加,价格会上涨,就像2003年非典之后一样。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至少到目前为止,与去年相比,不仅价格没有上涨,甚至有所下降。

根据江坝江泽家族近年来虫草交易的记录,当地虫草的价格在2013年达到顶峰,他家每只虫草的平均价格达到32.9元。如果只算大冬虫夏草,一个冬虫夏草的价格甚至可以高达67元。然而,在过去的七年里,每株虫草的平均价格仅在2017年就超过了30元大关。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每根的平均价格只有20多英镑,甚至在过去的两年里降到了20英镑以下。

因此,瞿丕挣钱做两件事。一个是在他的家乡贡嘎山下建一个客栈来接待游客。不再仅仅依靠虫草和松茸为生。他说,有些人已经把松茸和虫草山视为“银行”。他们只需要每年准时上山,在四五个月内赚够全年的钱。下山后,他们开始享受生活。这个循环是无止境的,没有意义的。另一件事是让他们的孩子接受教育,并送他们去成都学习,希望他们能被一所好大学录取,并做好工作。

当地政府对此类问题也有长期计划。5月27日,康定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到绿荫镇看望山区巡警,他说虽然采挖冬虫夏草时间短,效益可观,但也很辛苦。一些普通人患有风湿病、关节炎和其他疾病。政府现在正试图找到开发松茸和虫草产品的方法。在努力实现劳动力价值最大化的同时,政府正在大力实施全球旅游战略,以发展旅游经济和绿色生态经济,让所有普通人都能参与其中并从中受益,从而摆脱对松茸和冬虫夏草作为单一经济收入模式的依赖,过上更好的生活。

澎湃新闻记者徐辉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逾百点 管涛:汇率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