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新闻 >

多地狂犬疫苗“一针难求” 卫生部门吁加强动物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居住在河北省石家庄的程远今年第一次乘坐高铁来到北京,为的是接种狂犬病疫苗。

程远的情况并不独特。最近,狂犬病疫苗已经在河北、山西、陕西、云南等地“脱销”。许多人前往附近的县市询问疫苗接种点。狂犬病疫苗“很难找到一种疫苗”。上述地方已发布“狂犬病疫苗紧急情况”通知。

在这种情况下,卫生部门呼吁加强动物管理,按照犬类防疫的有关规定办理证书,并定期为犬类注射狂犬病疫苗,为犬类建立免疫屏障。

6月6日,石家庄市疾控中心发布通知称狂犬病疫苗供不应求。截图

公众跨市、跨省打狂犬疫苗

5月26日晚上,程远被她的猫抓伤了。程媛说,虽然这只猫已经接受了驱虫和疫苗接种,但她仍然不放心,认为需要狂犬病疫苗。

同一天,她咨询了她家附近的几个疫苗接种点,发现没有狂犬病疫苗。"我问了市里所有的县,说疫苗缺货。"找了一整天的疫苗都失败了,程远给北京的医院打了电话,对方回答“是”。27日上午,程远乘坐高速列车前往北京接种第一针狂犬病疫苗,四天后,她接种了第二针疫苗。

在河北省衡水市,刘源14岁的女儿被狗咬了。为了确保女儿在24小时内接种狂犬病疫苗,刘媛和她的爱人连夜驱车前往天津,“赶”上一针。

情况不仅仅是在河北。

《新京报》记者通过公开报道和微博求助信息进行梳理,发现最近在云南、山西、陕西、山东等地狂犬病疫苗供不应求。

陕西省蓝田县的乔欣告诉《新京报》,他于5月2日在家乡被一只狗咬伤,并在该县接受了第一剂狂犬病疫苗。自从第二次注射后,他的家乡就没有疫苗了。他需要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去Xi市打针。6月初,他该打第四针了,他花了近10个接种点才成功打第四针。

5月29日,河北省邯郸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在全市几乎不可能找到狂犬病疫苗。”市民们需要自己联系疫苗接种点,“一个接一个,试试运气。”

陕西省Xi市一个接种点的工作人员也证实,疫苗“缺货”导致许多急需接种疫苗的人在各地区和各省寻找疫苗,“并从山西乘坐高速列车”

多地发出“狂犬疫苗紧缺”通知

6月2日,根据石家庄市疾控中心正式公布的接种点,新京报记者联系了石家庄市、新乐市、赵县、无极县、高邑县、正定县等十几个接种单位。一个接一个,并被告知狂犬病疫苗缺货。狂犬病疫苗也从一周前的最佳接种点“缺货”。

其中,赵县疾控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赵县自春节以来就没有狂犬病疫苗,有需要的市民只能到周边县市查询。另一个疫苗接种点的工作人员表示,疫苗是由上级分配的,少量疫苗会不时到达,但远不足以满足排队等待接种的人群。

石家庄12320卫生局热线工作人员表示,类似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每天都接到很多打来的要求接种狂犬病疫苗的电话。“前几天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电话打来。邯郸和邢台来问。”报告称,狂犬病疫苗目前处于“全国短缺状态”,并建议患者逐一致电疫苗接种点寻求建议。

针对这种情况,石家庄市疾控中心也于6月6日发布文件,表示短期内无法有效缓解人用狂犬病疫苗的供应,部分区县仍缺货,许多狂犬病疫苗接种门诊无法正常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疾控中心要求各区县指定一至两家疫苗接种诊所负责狂犬病疫苗接种,并做好狂犬病疫苗的保障工作。

后来,根据陕西省xi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疫苗接种电话号码,贝

此外,河南省平顶山市、山西省太原市等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直接下发了“狂犬病疫苗极其匮乏”的通知,提醒市民文明养犬。

山西省太原市一家接种点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自2019年底以来,该接种点一直“缺货”,自今年4月以来,狂犬病疫苗的短缺情况进一步恶化。

生产企业减少造成市场总产能降低

为什么狂犬病疫苗供不应求?

河北省衡水市卫生委员会于6月1日回复公众,疫苗供应的失败是由狂犬病疫苗制造商的生产能力不足和新的皇冠流行病的影响造成的。

6月7日,河北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而言,河北省购买的狂犬病疫苗基本能够满足公众的疫苗需求,但目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不同地方购买的疫苗数量不平衡。“如果有很多地方没有疫苗,去邻近的地方接种疫苗就不太方便了。”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部门正在积极协调生产企业,在努力满足公众预防接种需求的基础上,增加疫苗供应,促进公众预防接种。

河北省疾控中心还提醒公众按照犬类防疫的有关规定办理证件,并定期为犬类注射狂犬病疫苗,为犬类建立免疫屏障。个人应该注意保护自己和家人免受抓伤和咬伤。

关于狂犬疫苗的“缺货”,6月5日,记者联系了几家狂犬疫苗生产商。

辽宁成达生物有限公司销售部的一名员工表示,公司的产量没有下降。目前,市场普遍处于疫苗短缺状态。“我们公司的生产一直很稳定。省市疾控部门和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将通过招标决定是否购买我们的疫苗,然后我们将分发疫苗。”

林伟在国内另一家主要生产狂犬病疫苗的企业工作。他已经工作了10多年,目前负责区域销售。他说,近年来,疫苗公司在严格的质量控制下进行了大换血,现在全国只有7家公司具有狂犬病疫苗生产资质。包括他的公司在内,所有企业的产量都没有下降。相反,自2018年以来,该公司不断改进技术以提高产量,但仍难以填补因生产企业减少而造成的总短缺。“可以说,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库存将被消耗殆尽。后来,当库存见底,新药的数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时,就出现了商品短缺。”

这种情况并非没有预警。林伟说,总生产能力跟不上药品的速度,库存越来越少。当时,他已经担心短缺了。“疫情减少了人们的出行和流动性,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对疫苗的需求,但现在是6月,狂犬病疫苗需求的高峰期已经到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某大学免疫学专家告诉《新京报》,由于国外狂犬病疫苗不符合中国标准,它们不能作为补充进入中国疫苗市场。因此,应对当前疫苗困境的一个方法是避免接触可能有潜在危险的动物,饲养者也应该加强对动物的管理。

他认为狂犬病确实是一种感染后死亡率很高的疾病。不应有侥幸心理,必须尽快寻找疫苗。

根据受伤后患狂犬病的风险,受伤动物可分为三类:高风险、低风险和无风险。高风险动物,如狗、猫、蝙蝠等。低风险动物,如牛、羊、马、猪和其他家畜、兔子、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无风险动物,即除哺乳动物以外的所有动物,不会传播狂犬病,如海龟、鱼、鸟等。在被它们伤害后,没有暴露的危险,并且在暴露于狂犬病后不需要处置。

此外,从长远来看,上述专家认为,农业部门更有必要加强生产和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首个足尺实体6层冷弯薄壁型钢结构房屋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