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热点 >

美国“滥诉” 法理不通的三个关键!-成都幻巧热

发布日期:2020-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美国“滥诉” 法理不通的三个关键!

对美国政治家来说,2020年是忙碌的一年。他们在对抗疫症的斗争中,虽然缺乏成果,但却绞尽脑汁,在“抛罐”运动中,使出各种花招,散布“中国是病毒之源”、“中国隐瞒疫症”、“中国误导世界卫生组织”等谎言,企图混淆是非,愚弄世界。现在,他们正计划并发起一场针对中国的侵权诉讼,因为中国出于这些荒谬的理由提出索赔。那么,谁在法律的外衣下导演了这场政治闹剧?它合法吗?

法律障碍之一:良好的法律和良好的治理只能保护合法的上诉权和合法的权利主张

任何诉讼都必须有合法和正当的理由。然而,美国针对中国的疫情索赔案缺乏正当和正当的理由,是虚假指控。根据美国媒体披露,这些诉讼中列出的诉讼原因包括:

(1)新冠状病毒起源于中国;

(2)被告允许病毒传播;

(3)被告隐瞒了病毒的传播;

(4)被告的行为对原告造成的损害;

(5)被告囤积个人防护用品,谋取非法利益。

至于新冠状病毒起源的争议,国际社会的共识是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在得出最终结论之前,任何关于病毒起源的说法都缺乏事实和科学依据,更不用说所谓的说法了。

至于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并允许病毒传播,那就更加鲁莽了。中国政府不仅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6.1条及时通知了世卫组织,而且早在2020年1月3日就通知了美国。为了阻止病毒的传播,武汉于1月23日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城市关闭”。第二天,1月24日,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在微博上宣布将暂停运营。美国政府还决定立即派飞机去武汉疏散华侨。此时,美国国务院也将对中国的旅游提议提高到4级警告:“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流行,请不要去湖北省。”

清华大学国际争端解决研究所所长张月晓说:“中国已经完全履行了它的国际义务,因此它没有事实根据,并且受到了诬告。同时,世界上没有先例。为什么《国际卫生条例》规定了报告和分享疫情报告的义务,但没有问责条款?也就是说,由于这种流行病,许多国际卫生紧急情况都是不可预见和不可抗力的事件,所以我们不会调查病毒发生在哪个国家并要求它承担责任。”

第二个法律障碍:国际法中的主权豁免原则

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以来,人类社会的政治生活呈现出“个人-国家”和“国家-国际社会”的双层分离模式。个人组成国家,国家组成国际社会。因此,法律分为国内法和国际法。国内法被用来管理和处理国内事务。公认的国际法是各国意志协调的结果,是国家间处理国际事务的适用法律。

中国国际法学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秦煌说:“国际法中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则是国家主权平等原则,这是《联合国宪章》第二条所承认的,也是公认的国际法基本原则。国家主权是平等的,平等者之间没有管辖权,这意味着一个国家及其财产在其他国家的法院享有豁免权。美国对中国提起的诉讼都是基于美国的国内法。他们在美国国内法院被起诉中国。事实上,国内法被用来反对国际法,国内法被用来反对国际法,单边主义被用来反对多边主义。这显然违反国际法。”

第三个法律障碍:没有一个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例外适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交通和通讯技术的飞速发展,国际社会越来越直接地面对私人主体,国内社会也越来越受到这种活动的影响和制约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在承认国家享有豁免权的前提下,通过1976 《外国主权豁免法》确立了豁免(豁免)、反诉、商业、侵权、征用和执行仲裁裁决等例外,并在2016年增加了恐怖主义例外。

在本案中,原告主要请求美国法院以商业例外、侵权例外和恐怖主义例外为由对中国行使管辖权。那么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的三个例外真的可以作为起诉中国的法律依据吗?

对此,秦煌表示:“仅从法律角度而言,首先,中国的防疫活动完全是主权管辖下的政府活动,没有商业性质。其次,所谓的侵权例外要求侵权例外必须以美国的侵权事实和结果为依据,而中国的防疫行为与美国公民因疫情而遭受的损失之间可能没有因果关系。第三,所谓恐怖主义例外,他们认为武汉病毒人为制造了新的冠状病毒,并有意无意地传播出去,导致新的冠状病毒在全球大流行。这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论,但事实上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认为这种新的冠状病毒是自然的。

专家意见:

清华大学国际争端解决研究所所长张月晓:首先,从政治上来说,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就是压制中国,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第二,从经济上讲,它在这场流行病中也遭受了巨大损失。因此,白日做梦不可能通过这种诬告和滥用获得不正当的利益。因此,索赔额是天文数字。第三,我想借此转移国内责任和批评,尤其是为这次选举造势。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中国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主席黄惠康:目前,美国滥用职权、诬告案刚刚启动,仍处于服务完成阶段,尚未进入正式法庭程序。我认为有一件事非常确定。我们将坚持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和国家主权豁免的基本原则,并依法行事。从战略上讲,我们应该鄙视这些诬告和滥用的阴谋。因为我们非常自信,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法律上,我们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同时,我们需要使用合法的武器。只要它提出了诬告和滥用起诉的方案,我们就有足够的对策。我们相信这些诬告案件最终会以失败告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刁大明表示:美国的疫情导致了对这些传统人权问题的全面攻击。因此,一些美国媒体评论说,美国就像在搜索泰坦尼克号。流行病的结果是泰坦尼克号遇到了冰山。然而,这个弱势群体和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他们没有救生筏。

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阿利森教授:美国一直是国际秩序的主要“建设者”和“捍卫者”。历史学家称过去的100年为“美国的世纪”。美国人早已习惯了他们在各个领域的最高职位。因此,如果有另一个像美国一样强大的大国,甚至更大的国家,它将对美国人的自我认知构成威胁。

中国国际法学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秦煌:一个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另一个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我看来,中美之间的关系是互利的,冲突是有害的。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以国际法规则为基础的。两国应以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态度处理中美关系。共同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法律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他们应该共同处理世界事务。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上一篇:国际社会积极评价中国抗疫成果-成都幻巧热点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