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点
洛阳日升昌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热点 >

“华盛顿应该抛弃在人权问题上假装圣洁的双重

发布日期:2020-06-1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华盛顿应该抛弃在人权问题上假装圣洁的双重标准”

乔治弗洛伊德,一名非裔美国人,在暴力执法中被美国警方杀害,引发了美国各地的抗议。同时,这一事件震惊了世界,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和批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种族主义是令人厌恶的,全人类应该坚决抵制它。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发表主席声明,强烈谴责美国执法官员对弗洛伊德的“谋杀”。许多政府、官员和媒体也对美国执法官员公然侵犯人权、21世纪美国社会仍然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以及美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双重标准”表示了谴责。

 弗洛伊德之死“暴露出美国政权的本质”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表示,欧盟对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死亡感到“震惊”。这种行为是“滥用权力”,必须受到谴责和打击。

加纳前总统罗林斯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三条推特,谴责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死亡。罗林斯写道:“自从两极世界崩溃以来,美国的道德和政治形象严重下降。由于美国的好战和不必要的对抗,世界一些地区遭受了巨大的苦难。如果美国的一些暴行,特别是一些白人警察对黑人犯下的暴行,不能震惊美国人民,不能看到美国的衰落,他们还能做什么?一个警察怎么能把膝盖压在一个黑人的脖子上,让他窒息而死,直到他一动不动,从而导致如此残忍和暴力的死亡呢?为什么这些残忍的行为会以荒谬的审判而告终,而邪恶的罪犯却可以逃脱法律制裁,逃避死刑?这让人感到痛苦和悲伤。”

赞比亚律师菲利普萨布尼说:“没有理由去伤害一个被控制的、不能对你的生命构成威胁的人。美国警察不遵守法律和程序,违反了民主和法治原则。”

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说:“我非常难过,非常痛苦,非常生气。我支持那些为种族主义大声疾呼的人。我们已经受够了。”在欧洲体育舞台上,西甲的巴塞罗那俱乐部也公开表示不会停止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

著名的美国民权活动家夏普顿牧师在弗洛伊德的第一次官方追悼会上致悼词时说:“弗洛伊德的故事是非洲裔美国人的故事。我们永远不能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和我们梦想成为的人的原因是因为你总是把膝盖放在我们的脖子上。”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美国最近发生的事件是长期隐藏的事实,并不新鲜。当一名冷血的美国警察用膝盖抵住一名非洲裔美国人的脖子,一直向他施压直到他死去,完全无视他的恳求时,其他警察只是用莫莫的眼睛看着这一切,这揭示了美国政权的本质。

“德国之声”说“美国正在自我瓦解”,“弗洛伊德的死只是点燃整个国家的火花”,“美国梦正在变成一场“美国噩梦”。

  “暴力执法的背后是美国种族歧视的‘病毒’”

加纳总统阿多在一份声明中说:“全世界的黑人都对美国白人警察杀害手无寸铁的乔治弗洛伊德感到震惊和担忧。悲剧的再现让人感到痛苦,提醒我们要面对丑陋的现实。美国在21世纪仍然存在系统的种族歧视问题。”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每1000名黑人中就有一人会死于执法行动。这使得该群体在与警察的冲突中死亡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事件发生后,美国网民很快回忆起2014年的埃里克加纳案和2016年的费兰多卡斯特尔案。前者在被警方锁定后死亡,引发了美国各地的抗议。后者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被警察开枪打死,但涉案警察最终被无罪释放。根据美国审判项目组织先前的调查,近年来,黑人和拉丁美洲人在警察杀人的受害者中占50%以上,但涉案警察很少被起诉。该组织的另一项调查显示,美国的刑事司法中也存在严重的种族差异:有色人种占美国人口的37%,但却占被监禁人口的67%。一旦被定罪,黑人被监禁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六倍。由此不难看出,非裔美国人正面临两个层面的制度压迫:美国的暴力执法和司法不公。

南非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发表声明称,自美国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将近70年过去了,“但是有色人种经常因为他们的肤色而被屠杀。”

俄罗斯外交部指出,这起事件远远不是美国执法机构唯一的暴力执法行为,也是美国警方经常犯的错误之一。美国的人权问题包括种族和宗教歧视、警察执法的任意性、司法偏见、监狱过度拥挤和枪支泛滥。俄罗斯外交部敦促美国政府对弗洛伊德之死进行彻底调查,并履行其国际责任。

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在社交媒体上说:“弗洛伊德被残忍杀害。这种事件对非裔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他手无寸铁,大喊“我无法呼吸”,但这仍然不足以阻止不公正。”

委内瑞拉副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说:“美国政府的高层一直在宣扬白人至上,这导致了该国种族歧视的急剧上升。”

约旦工业、贸易和供应部政策研究办公室主任巴希尔贾比尔(Bashir Jaber)表示,这一事件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美国种族歧视的“病毒”是白人警察对非裔美国人频繁暴力执法的背后原因。

《华盛顿邮报》在评论中写道:“又有一天,另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死于无缘无故的、不合理的和不可接受的警察暴力。什么时候结束?”

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专家艾丽夏在评论弗洛伊德的事件时说,“种族主义是美国持续存在的流行病,有色人种的死亡自1776年以来就已经造成了。”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一份声明中说,不幸的是,警察暴力执法,尤其是针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执法,在美国并不新鲜,甚至已经形成一种模式。

 “华盛顿应该抛弃在人权问题上假装圣洁的双重标准”

新加坡淡马锡集团首席执行官、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妻子何晶在她的个人社交账户上转发了一组漫画《今日美国》,抱怨“美国双重标准”。在这幅漫画中,美国对香港和明尼苏达州的骚乱表现出完全相反的态度,称赞香港的骚乱是“民主”,但把自己国家的示威统称为“暴徒”。许多网民留下评论,指责美国政府“双重标准”,批评美国政客针对香港骚乱抛出的“美丽风景”。

"华盛顿应该放弃在人权问题上假装神圣的双重标准。"“市场观察”对这一话题发表了评论,称美国一直习惯于就人权问题对他人说教。然而,最近针对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的大规模街头抗议给了美国一记耳光,美国自认为是“全球守护者”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基层民权组织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呼吁联合国将美国警察虐待黑人的行为归类为“侵犯人权行为”,并在必要时实施制裁。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发表声明,批评美国的“结构性种族主义”,并警告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示威浪潮中,来自不同国家的200多名记者遭到“前所未有的袭击”。巴切莱特说,至少有200名记者在示威期间遭到袭击或逮捕,尽管他们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巴切莱特称之为美国的“震惊”,美国一直宣称言论和媒体自由。巴切莱特援引报道称,美国执法官员对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包括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胡椒喷雾。

德国新闻电视台评论说,美国已经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此前,由于未能有效控制新发肺炎疫情的蔓延,美国向世卫组织开火,并宣布将退出该组织。现在,甚至联合国也批评了美国的人权问题。也许有一天美国会退出联合国的任何组织。

土耳其哈切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穆拉特昂索说,美国一直声称自己是“自由的灯塔”,但事实并非如此。骚乱和薄弱的防疫工作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声誉。

克罗地亚总编辑罗伯特弗兰克说,弗洛伊德的死及其随后的影响暴露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双重标准。非裔美国人长期以来一直是警察暴力的受害者,警察部队中的肇事者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与此同时,美国政府继续指责其他国家侵犯人权,这是非常虚伪的。

前美国驻保加利亚大使南希迈阿多尼说,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国家,美国外交官将奉命会见该国总统和内阁成员,并告诉他们停止使用武力。“现在,我们的外交官被要求为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辩护,我认为这些行动真的站不住脚。我们甚至成了嘲笑和蔑视的对象。”路透社还报道了一名美国外交官的不满,称“我们看起来像伪君子”。

  “现在是时候反思美国的悲剧性失败了”

“德国之声”援引波恩大学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哈克的话说,美国正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一方面,这是美国人面对种族主义的绝望,弗洛伊德的死加剧了这种绝望。另一方面,经济衰退和内部事务问题,加上新流行疾病不可避免的后果,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陷入绝望。哈克说:“抗议浪潮告诉人们,不仅黑人感到愤怒,许多白人示威者也同样感到失望。他们对一个允许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而不是阻止它的国家感到失望。对这个没有政治选择的高度挑衅的国家感到失望。”

英国的《联合早报》网站在一篇题为《伊斯特里亚之声报》的社论中指出:“在新流行的肺炎造成10多万人死亡的背景下,对美国来说,一个决定性的危险时刻即将来临。早在弗洛伊德被杀之前,影响不太富裕人群的更严重的流行病就残酷地暴露了美国社会仍然存在的种族断层线.这种流行病导致非裔美国人的死亡率几乎是白人的三倍。”

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在弗洛伊德被杀之前,美国即将“爆炸”。在新的冠状肺炎疫情下,美国约有4000万人失业,超过10万人死亡。这种“双重悲剧”已经把美国变成了一个“点燃情感的盒子”。

95岁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发表了一份关于“弗洛伊德之死”的声明他说:“1971年,我在佐治亚州州长的就职演说中说过,种族歧视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将近50年后的今天,我充满了悲伤和失望,我想再重复一遍。”

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是第一位公开谈论“弗洛伊德之死”的前总统。5月30日,奥巴马在一份声明中愤怒地写道,“数百万美国人因种族不同而受到不同对待,这是一种悲惨、痛苦和愤怒的‘正常现象’。这种事情不应该在2020年发生在美国。这不正常。”

前总统布什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是反思美国悲惨失败的时候了。”这场悲剧和之前的一系列悲剧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结束美国社会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他还指出:“种族优越的传统和习俗曾经几乎分裂了这个国家,现在仍然威胁着这个国家。许多人有理由怀疑美国的国家正义。黑人的权利一再遭到侵犯,但政府没有做出迅速而充分的回应。”